002.垂帘太后

  002.垂帘太后 (第1/2页)

    颖儿的身子逐渐弓起来,柔媚的脸蛋因为羞涩而埋到被子里去。

    “皇上,您……您年岁尚小……”

    轻柔的、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这话,却是如同一盆凉水哐当泼在赵洞庭的脑门上。

    老子!

    老子附身的是个十一岁的小屁孩啊!

    他这时才又想起这岔来。

    慌忙缩回在颖儿身上祸害的手,轻轻给了自己两巴掌,“老赵啊老赵,你娘的简直是个色中恶魔啊……”

    “咳咳!”

    刻意地咳嗽两声,赵洞庭竭力装作正经模样,“我、朕就是看看你有没有服侍朕的心,那什么,你、你先在旁边候着吧!”

    颖儿听到这话,满是娇羞地从被子里钻出来,穿好衣服,“待皇上年岁大些,颖儿再服侍皇上。”

    赵洞庭看着她欲语还休的可爱模样,心中不禁又是邪火蹿起。

    颖儿实在是太乖巧了,又充满古典美。上辈子他还没遇到过这样温婉的女人。

    不行,老子不能让南宋就这么亡了!赵洞庭心里狠狠想着。

    老天爷给自己重生的机会,他绝不甘心做个窝囊的末世皇帝,还没成年就被人干掉。自己怎么说也是穿越过来的,带着现代知识,就算不能光复山河,也不能让南宋亡在自己手里。

    更何况,还有颖儿这样娇俏的侍女等着自己采摘。

    作为穿越之人,赵洞庭还是带着几分优越感的。

    想到此处,赵洞庭立刻对颖儿说道:“颖儿,宣诸位大臣觐见。”

    上辈子执掌传媒公司十余年,早已让赵洞庭养成雷厉风行的性子。

    他觉得自己的死有些古怪。史上赵昰只是感染风寒,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就翘翘了呢?

    赵洞庭想要问个清楚。

    颖儿轻轻点头,走出门去。

    不多时,门外陆续有人进来。为首的却是位国色天香的丰腴美人,正是成熟年华。

    大太监李元秀极具特色的鸭公嗓传进来,“太后驾到。”

    杨淑妃,皇帝赵昰亲母。

    随着李元秀的声音,赵洞庭的脑子里泛出这个人物。没想到,自己这副躯体的生母竟是如此美人。

    他缓缓从床上坐起,搓了搓脸颊,心道:既然已经穿越过来了,那咱就要有个做皇帝的样子。上辈子被那个女人害得死不瞑目,当这回皇帝,算是老天爷给老子的补偿。

    他才不在乎历史会因为自己而发生怎样的改变。

    再者,从自己附身到本已死亡的赵昰身上那刻起,历史就应该已经发生变化了。

    等脸上惊容未定的杨淑妃缓缓走到床畔,赵洞庭轻声喊了声,“母后。”

    杨淑妃看着二十七八岁光景,贵气万分,牵虽带着几分疲倦和忧伤,但仍是显得极美。

    她有些惊疑地看着赵洞庭,轻声问道:“昰儿,你感觉如何?”

    这时候鬼神之说极为盛行,杨淑妃看着死而复生的赵洞庭,虽是自己亲子,却也有些害怕。

    “多谢母后关心,皇儿只是觉得有些虚弱,只是……”

    赵洞庭嘴里说着,眼神掠过杨淑妃,看向她身后五六位大臣贵族,却是都不认识。

    他并没有融合赵昰的记忆。

    见他欲言又止,杨淑妃眉毛微微掀起,难免流露出几分关心之意,“怎么了?”

    赵洞庭答道:“母后,除去您以外,孩儿好像记不得其他人了。”

    “这……”

    杨淑妃微微愕然,眼中闪过几抹疑惑之色,然后才对身后说道:“安太医,还不速速给皇上看看。”

    “是。”

    在屋内几位大臣的最末尾,和大太监李元秀并肩而立的一留着山羊胡须的老年男人匆匆走向床榻。

    他眉头微锁,脸色显得有几分苍白。

    到床榻前,他哆哆嗦嗦伸出手,“皇上,容微臣给您号脉。”

    赵洞庭伸出自己的左手,心里觉得有几分奇怪,不过是号脉而已,这个太医害怕成这样做什么?

    难道怕自己真是诈尸?

    他冥冥中有种直觉,总感觉赵昰的死不是感染风寒那么简单。

    屋内,一时间静悄悄的。

    过去几分钟,安太医撤回手,对杨淑妃行礼道:“禀太后,天佑我朝,皇上龙体现在并无大碍,只是有些气血虚弱而已。”

    杨淑妃听到这话却是秀眉皱得更深,“那昰儿说他唯独记得本宫,又是为何?”

    “这……”

    安太医足足迟疑几秒,才道:“可能是风邪入骨导致失忆,但又因为

  002.垂帘太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