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分之一点五章迷雾

  第二分之一点五章迷雾 (第1/2页)

    “难道不是吗?为了那不能确定的未来,我们甚至在亲手制造者杀戮,难道这些死去了的生命,不是我们的子民”?

    白衣老者话语中透着激动,声音带着些许的落寞!

    “多少年了,你还是改不掉优柔寡断的性格,如何当得大任”?

    灰袍人话语中毫无感情,更多的是质问!

    “可能我真的不适合担此大任,今日回山,我就去那个地方,永远不再出来”?

    白衣老者似乎心灰意冷般的说了一句!

    “唉,走吧,跟我回去,请巫相定夺”!

    灰袍人虽然生气,但看得出来,还是很关心白衣老者,单单说了一句,转身首先向前方走去!

    同一时间在龙虎山的断崖上,身着一灰一白长袍的两位面容可亲,慈祥和蔼的老者,正在对弈,面前的棋盘上已经是一盘残局!

    白衣老者正举着白子举棋不定,灰衣老者看着白衣老者眉头紧皱,左思右想的样子,不仅哈哈一笑,开口说道:

    “老鬼,怎么,准备认输了吗”?

    “哼,认输?你想得美”

    白衣老者举着棋,回了一句,但是还是举着棋子没有一点落下的意思!

    “噢,那就快点落子吧,这么犹豫不决的,那得下到什么时候”?

    灰衣老者貌似调侃的说了一句!

    “哼,都下了一千多年了,怎么坐不住了,老东西是不是凡心动了”?

    白衣老者也不示弱,回了灰衣老者一句!

    “哈哈哈,老朽是凡心动了,不过一样可以熬得过你这个老东西”?

    灰衣老者依旧是轻松调侃着!

    “哈哈哈,你个老不死的,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没有你陪我,我可能早就闷死了”!

    白衣老者听着灰衣老者的调侃,不急反笑!

    “我说老鬼,你感应到没有,这几日似乎那些东西有些不安分了”?

    灰衣老者突然正色道!

    “感觉到了,时间要到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白衣老者正色道!

    “你我守候千年,这一刻终于要来了”

    灰衣老者眼神中带着回忆的说道!

    两个人同时回忆起了当初那个时候,两个人同时站在一个高大的祭坛前面,祭坛上有一个背影!

    “自今日起,你二人前赴龙虎山,等待那些东西的出世”

    背影简单的一句话后就消失在了祭坛上!

    两个人没有任何的犹豫,从那一刻,同时来到了这里,一守就是千年!

    从回忆中转醒过来,两个人相视一笑,同时摇了摇头!

    “该来的总会来,来继续下棋”

    白衣老者说道,像是在安慰对方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两个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棋盘上,白衣老者继续思考,灰衣老者继续沉默!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白天黑夜不停交替,一个个时代兴盛、衰落、替代!

    湖北神农架,神农顶上,一块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把断刀一样的石头矗立在神农顶的边缘上,此时的这块断刀石正在一闪一闪的发着蓝色的光芒!

    好像里面孕育了什么东西,准备破石

  第二分之一点五章迷雾-->>(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