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父母受气

  第五章父母受气 (第1/2页)

    当口诀念完,瞬间一股热流充斥着全身,丹田之处瞬间好像出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物体,不停的旋转,而且每转一周,张影都感觉整个身体轻了一些,好像身体内有什么东西排了出来,感觉无比的舒服。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不知不觉金鸡报晓,天已经蒙蒙亮,此时张影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才发现原来是个梦,不过转念一想又不是梦,因为脑海中的东西都在,而且周身黏糊糊的。

    低头一看,才发现,整个身上都粘了一层的黑黑油油的东西,毯子上面也粘上了很多,这一下把张影吓了一跳,靠,哥们是不是得病了?

    冷静了一下,张影闭着眼睛使劲回忆了一下,“练气篇”的内容犹如翻阅书本一样,一点点呈现在张影的脑海中,按照“练气篇”记载这种叫做伐毛洗髓的初级阶段,是体内存积的表层垃圾通过毛孔排出体外,丹田内的物体就是内丹,不知不觉一夜之间自己居然进入了道家所说的结丹期,居然没有经过筑基就已经进入了远古所说的修士的行列。

    这一下张影不由大喜,难道这就是因祸得福?转念一想:不对啊,昨天那个背影说的来的早了些?那个老头说的天命之人是怎么回事?这些年来自己总是梦见鱼山曹植墓又是怎么回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张影,摇了摇头心想:算了不想了,顺其自然,爱咋咋地吧。

    起床洗脸,吃过早餐给爸妈说了一声就去玩了,因为是暑假,左右无事,张影就去找几个伙伴,准备赴约和她们一起去县里。

    正在这个时候村主任和一男一女走进了大门,一进门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妇女就骂骂咧咧:张成、张成快出来,你这个混蛋,滚出来。

    张影一听,眉头一皱刚想搭话,屋里父母就走了出来,父亲上前一步说道:林嫂,怎么了,大清早,这是干吗?

    干吗?你他妈还好意思问,昨天就给你说来了,让你把后面东西收拾了,我要垒院墙,到时候我垒好了你再来拿,我可算你偷我东西。林嫂气鼓鼓的说道。

    什么,凭什么,后面是家的老宅,你这太不讲道理了吧,明明是我们家的东西,房子都在那里,你说占就占啊?张父气的手都在打斗,脸上的表情显示着内心的愤怒。

    你的,放屁,村主任都同意了,把地方批给我了,你说你的,你有宅基地的宅基证吗?林嫂毫不相让。

    张父被这句话气的双手打斗,内心一阵郁结,激动的吼道:我们祖辈都住在这里,什么时候要过宅基证?老宅子我住了几十年什么时候听说过还要宅基证?再说,你们有吗?

    谁说没有,我们房子都是办理了宅基证的,这都是村里统一办的,林嫂幸灾乐祸的回道。

    听到这话,张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年前办理宅基证,村主任说只用办理新宅子的就行,老宅子因为是以前的老房子,祖上的,不用办理,现在想起来,原来

  第五章父母受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