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前往蜀都

  第五章 前往蜀都 (第1/2页)

说完这番话后,那骑士拍了拍姜武的肩膀,打着酒呃离开了,而这个晚上,姜武是辗转反侧一直无法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姜武还觉得有点晕晕沉沉,便习惯性地背上弓箭出了家门。

    刚刚经过陈心儿的家时,姜武听到那方面传来了一阵鼓躁声。姜武一怔,走到一个小土丘上伸头看去。

    这一看,他便看到了陈家外面堵了好些村民这些。村民,绝大多数是前阵子借姜武钱的那个。当然,现在姜武不欠他们钱了,那天得了蜀帝的赏赐后,他第一时间就把钱还了。因为不想再面对这些乡民的嘴脸,他那钱还是请人出面还的。

    村民们堵在陈府外面,几个悍妇正在那里叫嚣,隔得老远,她们的声音都随着风吹入姜武的耳中,“叫陈心儿出来!”“陈心儿,你躲是没用的,这事儿你不给大伙一个交待,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就是就是!我那当家的难得大方一次,借钱给了人家姜武。他能做这事说明我家祖宗显灵,知道人姓姜的要富贵了,指了咱家一条攀附贵人的路。可你家陈心儿倒好,她忘恩负义不说,还信口开河胡说一通,害得我家当家的不但没有攀附上姜氏兄妹,还与他们成了仇人。陈心儿,这事你出来给个说法!”

    “我家也是,我家也是。”

    “依我看,这陈心儿多半品性有问题。她前阵子动不动就跪在人姜家的棚子外面又哭又求的,可她真要那么有心,为什么就不给姓姜的延医送药?就算没钱买药,多给他家送两顿米粮也成。天可怜见,那小宓儿前阵子饿得那个狠啊……”“就是就是,这陈心儿小小年纪的,特奸。”

    骂得人很起劲,姜武开始的时候还听得于心不忍,提步动身就想去给陈心儿解围,可听到后来,他却止了步。

    站在那里,姜武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陈心儿历来的作为。越是回忆,他的脸色越是难看,他一时都有点无法接受,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女子,竟一直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就在姜武冷着脸准备转身离去时,突然的,山下的鼓噪声一止。姜武一怔回头,这一看,他便发现陈府的大门打开,一个年轻的公子黑着脸甩开陈心儿的手冲了出来。再然后,那年轻公子上了一辆马车急冲而去。

    那年轻公子,看来便是宓儿说过的马公子了。

    姜武越发心灰意冷,他转身大步离去时,身后隐隐传来了众乡民的讥笑声,“就

    你陈心儿这样的还想攀高枝?我呸!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吧?”“马公子走了?走得好啊走得妙。”“废话,要不是知道马公子在这里,老娘才不会在这个时候跑来闹呢。”

    身后的鼓躁声都是幸灾乐祸的,姜武听在耳中,那是一点也不奇怪。事实上,自曾经盛极一时的唐王朝灭亡以来,天下诸侯纷纷自立,任何一个有点武力有点兵马的武将就敢割据称王。有所谓上有所效下有行焉,这样的风气下,民间也是风气多彪悍,很多乡民遇到事情,通常不是先讲道理,也不会追求什么仁恕之道,而是欺软怕硬,唯利是图的居多!

    ……

    半个月一转眼就过去了。

    这半个月里,众乡民数次试图接近姜氏兄妹,

  第五章 前往蜀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