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听教

  第十四章 听教 (第1/2页)

姜宓自是不知道严三公子说了什么,她刚刚搬到蜀都,什么都要张罗。

    虽然吩咐管事去网罗那三种人,可姜宓知道,人才最是难得,这事急是急不得的。

    第三天上午,姜宓与两个管事闲聊了一会后,提步来到了书房。

    姜宓拿起一本《易经》品读时,一个老妇人提着一个食盒走到她面前。把那食盒轻轻放下,那妇人瞟了一眼姜宓手中的书,轻言细语地说道:“公主实岁都满了十五了,还是多熟悉一些女孩家应该知道的事,这等闲书不看也罢。”

    这个老妇人,自然就是皇后送给姜宓的,曾经在花蕊夫人身边侍侯过的三个老妇中的一个。

    姜宓笑了笑,她慢慢把书简放下,说道:“桂妈妈的意思是,什么才叫女孩家应该知道的事?”

    桂妈妈认真地说道:“自然是梳妆打扮,取媚夫郎的功课。”

    梳妆打扮,取媚夫郎那也算功课?姜宓嘴角抽了抽,她垂下眸拿起那本易经翻了翻,过了一会突然说道:“桂妈妈这话也有道理。”

    在桂妈妈脸露笑容时,姜宓把书本重新放下。然后,她认认真真地跪坐好,朝着桂妈妈说道:“如此,那妈妈从今天开始上课吧。”转眼她又说道:“三位妈妈商量一下,看看怎么给阿宓授课的好。”

    姜宓答应得这么爽快,真正的原因却是她记忆太好理解能力极强,在奉县那一年,她便把王大人放在书房那满满一房书基本看完了。现在这个书房的书看起来虽然多,可按姜宓估计,要掌握也不过是半年的事。索性时间有多,不如听听这种在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桂妈妈这时也严谨起来,她咳嗽一声,徐徐说道:“老奴这里有五个方子,它们以后会是公主安身立命的根本,请姑娘一定要记好了。”略缓了缓,桂妈妈继续说道:“这五个方子,一个能使人肌肤白嫩的,一个能使人肌肤生香,一个能让人吐气如兰,一个能让人黑发润泽丰密,最后一个,却是能让女人的那些不可言说的地方永远如处子般鲜媚。”

    听到这里,姜宓突然打断了桂妈妈,她清亮乌黑的双眼看着她,说道:“妈妈,以阿宓这样的姿色,便是用了这些方子又能如何?”

    她这话一落,桂妈妈却是仔细朝姜宓端详起来,过了一会,桂妈妈也笑了,“公主妄自菲薄了,你只是还没有长大。待公主长大后,定然是个美人。”

    见姜宓不再打断,她又继续说道:“这五个方子,有三个是公主的母亲淑妃娘娘的独家密方,这许多年里,老奴连皇后也不曾透露过。”

    桂妈妈这话一出,姜宓诧异地抬起了头。

    这时,桂妈妈用手指沾了水,在几上默写起那方子来。她一边写一边说道:“老奴早就听人说过,公主是个聪慧的。这方子老妈就今天说一遍,往后公主记不记得,用还是不用,老奴都不会过问。”

    还别说,姜宓

  第十四章 听教-->>(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